四川省委宣傳部   四川省文明辦  主辦
中國文明網  |   未成年人網  |   四川地方文明網站群  |   天府文明論壇  |   投稿  |  熱線電話:028-86980191
路遇小女孩被綁架 駕車追蹤18公里
2019-08-01 10:24:00 華西都市報
 

敬皓(中)獲評“四川好人”。

  不久前,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公布了最新一期“四川好人”名單,來自德陽市的“90后”青年敬皓被評為見義勇為好人。近兩年來,敬皓還因其見義勇為的事跡,相繼受到德陽市和四川省的表彰和獎勵。

  兩年多前,敬皓上班途中,目睹兩名綁匪綁架一名小女孩。危急關頭,他駕車追蹤了18公里。其間,他一直與警方保持聯系,將犯罪嫌疑人的位置及逃跑路線等最新信息告知警方,幫助警方僅用6小時就將犯罪嫌疑人抓獲。

  “當民警到公司來告訴我綁匪被抓住時,我當時的心情好高興哦!”如今,回憶起當初的情景,敬皓依然歷歷在目。

  路遇小女孩被綁架

  他決定駕車“追”

  “2017年4月17日早上7點半左右,我開車從小區出來,準備去上班。在匯入主路前,我往左邊看是否有來車。就在這時,發現左邊綠化帶內停了一輛老舊無牌奧拓車。”當時,敬皓家住德陽城北某小區,在一家銷售公司上班。

  奧拓車老舊、無牌、停在綠化帶內,諸多不尋常引起了在警校時主修刑偵專業的敬皓的注意。“當時,一名小女孩從奧拓車旁邊經過,一名戴鴨舌帽和口罩的男子從車上下來,突然抱住了小女孩。”敬皓說,他所居住的小區附近有一所學校。起初,他以為小女孩只是像自己小時候一樣頑皮,不想上學,家長不得已采用一些措施進行約束。

  然而,那名男子接下來的一個動作,讓敬皓懷疑這是一次綁架。“將小女孩抱上車以后,那個男的掏出手帕捂住小女孩的口鼻。剛開始時,小女孩還在掙扎。過了幾秒鐘,小女孩就不怎么動了。”敬皓說,見此一幕,他再也不淡定了。

  此時,奧拓車上的另一名男子將車發動,奧拓車迅疾從綠化帶竄了出去,開到了主路上。“不好,要逃!”敬皓也猛踩油門,駕車朝著奧拓車行駛的方向追去。

  追蹤過程中的一幕,讓敬皓更加確信這是一起綁架:“當時正值早高峰,路上車較多。正常情況下,家長是不會不顧安全駕車在車流中左右穿插的。”敬皓立即撥打了110報警電話。

  從城區到鄉鎮

  追蹤綁匪18公里

  “我跟著奧拓車開了一段路。他們可能也覺察到我在追,就拐到一條小巷里面。那條巷子很窄,雙向單車道。當時,正好有輛垃圾清運車在那里調頭,奧拓車也沒有避讓。早高峰時段,他們毫不顧及路上行人的安危,可以用‘猖狂’來形容。”如今,敬皓仍清晰地記得綁匪逃竄時的情景。

  在追蹤綁匪過程中,敬皓一直與警方保持著聯系。在將綁匪數量、嫌疑車輛和人質情況等信息告訴警方的同時,也將綁匪最新的位置及可能逃竄的路線及時告知警方。

  綁匪瘋狂逃竄,敬皓一路追蹤。其間,敬皓跟丟了兩次,第一次跟丟是在廬山北路和凱江路交匯的十字路口。“路上車太多了,奧拓車比較小,很好鉆空隙。匯入主道時,我和他們可能就相差幾秒鐘,奧拓車就看不到了。”

  當時,敬皓駕車在廬山北路上由北向南追蹤,十字路口往東通往中江縣,往南通往八角井方向,往西則是主城區。“他們不可能往市區跑,因為市區車多人多,逃跑不方便。”敬皓分析。隨后,他與警方進行溝通后,選擇繼續向南追去。

  “到了廬山南路與沱江路交匯處的紅綠燈路口,我又發現了奧拓車。”敬皓回憶,此時嫌疑人可能又發現了他,隨后便猛轟油門繼續向南逃竄。

  敬皓一路追蹤,最后來到八角井街道東河場鎮,此地距離第一案發現場已有18公里左右。在場鎮上,敬皓第二次跟丟嫌疑人。“當天正好逢場,場鎮上人多車多巷子多,我對那邊不熟悉。嫌疑人可能之前就研究過逃跑線路,估計在場鎮上轉了幾圈就出去了。”敬皓說,隨后,他來到當地派出所,將綁匪可能逃跑的線路告訴了民警。

  至今記憶猶新

  路見不平仍會拔刀相助

  經歷一路驚險后,敬皓回到公司上班。“大概中午12點多,刑警大隊的民警到我們公司來告訴我,綁匪被抓住了。你不知道,當時的心情好高興哦!”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敬皓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喜悅背后,敬皓也道出了自己的一點后怕:“綁架一般都是事前經過精心謀劃的,當時之所以沒有撞停嫌疑車輛,一是出于對車上人質安全以及路上行人、車輛安全的考慮。另一方面,我也不清楚對方車上有沒有刀等兇器。”他坦言,追蹤時是忐忑不安的。他不知道綁匪還有沒有其他同伙,尤其是從城區追到鄉鎮時,害怕被綁匪前后夾擊。

  擔心有危險,為什么還要選擇追蹤呢?敬皓說:“我是‘90后’,我想通過自己的行為,向社會傳遞正能量,并改變大家對‘90’后玩世不恭的看法。”同時,他也表示,今后如若遇類似情形,他依然會像此前那樣去做。

  如今,敬皓已在那家銷售公司工作5年有余,并成為了分公司負責人。“公司提拔我可能是出于業績和品德方面的考慮吧,要感謝公司的器重和同事們的支持。”

  敬皓沒有如愿像父母、爺爺一樣當上警察,在他看來,這也沒有遺憾,“如今的工作,只是換一種方式為大家服務。”(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王攀王祥龍攝影報道)

編輯:劉亞宇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蓓蕾花開

四川文明網版權所有
哈灵上海麻将
5毛微信麻将群 北京pk赛车能不能赢钱 上海快3 2018斯诺克比分直播 老虎机黑红梅方 大乐透计划网 自己怎么做自媒体赚钱 星悦内蒙麻将一元群 广西11选5网站 股票融资交易流程 11选5任选8稳赚技巧 组号 全年固公式规律抓特法